甘宗祠为湖北保存较好的祠堂建筑之一。2013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甘宗祠规模之宏大,渊源之流长,保存之完整,令人叹为观止。

瓦屋乡为黔东人民所熟知,大多缘于瓦屋司前大坝那独一无二的万亩油菜花。而这里仅存铜仁境内规模最大的系列宗祠建筑——
—刘氏宗祠,却鲜为人知。

朝阳向大地洒下金辉,整个“锑都”都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大地蒙上了神秘的色彩。汽车“嘟嘟”的喇叭声,自行车“叮叮当当”的铃声,霎时构成一组清晨交响曲。我们一行人踏上了冷水江李氏宗祠的寻访之旅。

甘宗祠位于湖北竹溪县中峰镇甘家岭村,是当地甘氏族人供奉和祭祀祖先、聚会议事的场所。为纪念清康熙十三年鄂陕地方中左守备甘继芳为国捐躯而兴建。为此,清政府曾赐匾三块并准以立祠,族人甘继芳七世孙甘概公于乾隆十三年至十九年修建了正殿、后殿。光绪十四年至十五年甘继芳九世孙甘敬志、甘敬春捐资扩建了厢房、伙房、围墙、操场、大门楼。东侧官厅为民国三年修建。

祠堂的前世今生刘氏总祠始建于清乾隆四十八年,由当时施溪长官司正长官刘绍基和黄道长官司正长官刘绍勋联络当时的各地族人集资而建,原为二进式院落,整栋建筑依山势,拾阶而上,由前至后为戏楼
、正殿 、南北厢房 、后殿面积1000平方余米,坐北向南。现存前天井
、正殿及南北厢房,面积为500平方米,正殿面阔三间,前有过廊为穿斗抬梁式结构,牌楼和戏楼被人为改造,南北三级式封火墙保存完好,天井为石板铺墁。铜仁市人民政府2011年9月17日第七次常务会议研究,同意将瓦屋刘氏宗祠等十四处不可移动文物列为第五批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 1

甘宗祠整体为砖木结构,四合院式布局。甘宗祠占地3.5亩,系砖木结构,合院式建筑,二进一天井,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由正殿、后殿、厢房、伙房、围墙、大门楼组成。前堂正大门门楣上雕饰有十六个小人,应为八仙人物。两侧有两个小石狮子,前爪按玲珑。石狮前有石鼓,鼓面雕饰关于忠孝吉祥的故事纹饰。前堂后壁背面绘有一幅壁画,为乾隆年间所作,上书“奉先思孝”四字。壁画上部左右两侧各有龙头牵引。文革时壁画遭到破坏,中上部被凿空,左下角留有当时的宣传标语。后堂外留台阶,青石板料。前堂后室墙体所用砖块不同,可能为不同时期修建。后堂后壁正面同样有一幅壁画,破坏严重,仅可看见右上角,内容不详。官厅及祠堂各门的正上方两侧均有柱状装饰,表面用青花瓷片装饰。外墙檐角下亦有壁画。屋顶、檐角多有动物雕刻装饰。

近日,记者再次走进它,试图揭开它神秘的面纱。彳亍瓦屋老街,随意问老乡皆知,刘氏总祠所在。小镇之临街,一座青石大门和“刘氏瓦屋总祠”巍峨封火墙
、永镇黔疆”等匾额楹联豁然印入眼帘,足以窥见曾经的恢弘和风姿。

冷水江李氏宗祠全景

主体建筑为前堂后室,均面阔五间,长21.2米,进深分别为6.8米、7.26米,单檐硬山灰瓦顶,穿斗式构架。正殿前檐大门上方镶嵌石制匾“甘宗祠”三字,石门框上有“传家本孝义人父蔚起千年,报国见忠贞志节长昭万古”楹联。大门两侧置圆形抱鼓石,地面铺青石板,墙面有少量壁画和彩绘。正门东侧门上书“燕序处”,上刻“燕老燕宾来雝止肃,序贤序齿尊德引年”楹联。2007年和2015年曾修缮。甘宗祠是鄂西北规模较大的民间宗祠建筑,对研究清代宗祠建筑、清代早期旌表制度和地域宗法制度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临街的祠堂大门外没有想象中的祠堂简介以及“县级文物保护”的标识,抱着忐忑期望步入祠堂,是扑鼻的霉味和满眼的沧桑,祠堂靠外两侧六根大柱还巍峨矗立,中间的三根顶梁柱用七根木棒支撑着,摇摇欲坠。墙上精美的壁画已经模糊不清了,只有两幅壁画能看出个大概轮廓。据乡政府工作人员说,这些壁画是被一代一代的人粉墙给藏在了最里面,这些壁画才得以幸存下来,未被风化掉,随着时间的流逝,壁画外面的石灰慢慢脱落,原始壁画逐渐显现并有剥落毁损之虞。祠堂内的青石板长满苔藓,墱岩面上柱子底部已渐腐烂,南北三级式封火墙上足有半人高的杂草萋萋飘摇,似在呼唤我们抢救修缮的步伐。

出“世界锑都”冷水江市城区,沿冷水江锑都中路往东北方向,拐入一条蜿蜒盘旋的乡村公路行驶近七公里,来到娄底冷水江市中连乡福元村凤凰山下的李氏宗祠所在地,一栋砖木结构,且设计精美,飞檐流角,雕梁画栋,祠宇高墙雄立的明清古建筑映入眼帘。

首先在于其建筑本身的完好保存。四合院式的建筑结构,官厅民祠一体化的布局。木雕、石雕、砖雕,、壁画等都保存了大量的文化信息。古代这里曾经是祭祀祖先,奖惩族人,聚会议事的场所。而与之相关的族规家法的制定修改,族田族产的分配管理,促学兴教,抚恤孤寡等活动也多要依赖于祠堂。在竹溪流传着这样的一段民谚:“竹溪古有三大狠,甘家岭祠堂规矩狠,郭家梁子拳头狠,马家菜园舞龙狠”。至今竹溪甘姓仍保留着部分传统习俗。比如每年十月初一的“十月朝”,又称“祭祖节”,即有“送寒衣”、“做会”、“罚请吃”、“站笼”及“沉潭”等传统家法族规遗留下来的文化习俗。

祠堂需修缮保护中国的古建筑,不但具有悠久的历史,而且以它独特的风格和历史意义,在世界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有着极高的艺术成就和科学价值。中国古建筑和其他一切历史文物一样,其价值就在于它的历史遗留性,不可能再生产
、再建造,一经破坏就无法挽回。

图片 2

甘宗祠从建筑、文化、意识等各方面反映了甘氏族人近三百年来的经济活动,社会关系和意识形态的真实状况。如今祠堂的很多功能都已经退化了,但是整个家族传统的宗族观念在这个新时代仍有所遗存,尤其是报本反始、饮水思源的宗族崇拜思想和家国至上、敦宗睦族的道德观念,在这个时代更显珍贵。

但古建筑在历经岁月沧桑的保存过程中,由于人为和自然力的破坏,使得我国古建筑遭受损害
、破坏的程度极大。虽说,相关部门花了很大力度对古建筑翻新
、重建,但是部分工程却走着一种徒劳之路。呈现给我们的只是现代的油漆
、现代的殿堂以及现代的钟鼓楼,难见始建时的痕迹。因此,保护他们已成为刻不容缓的大事。

李氏宗祠已被评为娄底市文物保护单位

甘宗祠是清政府为嘉奖康熙年间鄂陕中左地方守备甘继芳而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瓦屋刘氏总祠还是较为完好的,除了恢宏的大门外,还有戏台和外墙,还有壁画。那时,祠堂是瓦屋公社的办公处。后来公社演变成了乡,乡政府还是设在祠堂里。再后来,办公点要维修,就把戏台和外墙以及木的楼梯板壁修掉了,增添了一些现代化的墙壁和柱子。再再后来,乡政府在另一个地方建了新的办公楼,这座祠堂就几乎被人遗忘了。从1992年到2005年这段期间,乡政府每年都要进行维修,乡政府搬走后,每年都只是进行小范围的维修了。

据同行的冷水江李氏后人李光明先生介绍,李氏宗祠建于清光绪26年,是一栋二进式砖木结构的祠堂,整个祠堂从选基到用料、结构布局,都非常考究,有“湘中第一祠”之美誉,是冷水江市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娄底市文物保护单位。

据《郧阳府志·人物志》和《竹溪县志·善行》记载:清康熙十三年八月,吴三桂旧部杨来嘉、谢泗率万余叛兵攻竹溪,时已升彝陵州知州原竹溪知县曹席珍率竹溪营官兵入县城西三十里处中峰寨与守备甘继芳会合拒敌,叛军围寨两月余而不克。其时,县衙曹二受鞭挞生异心,叛兵马蹶子遂诱降其为内应,叛兵猛攻前寨门时,曹二开后门引叛兵陷寨,寨破,曹席珍被俘,其子侄战死,举家尽戮,其女纵身跳崖,后人名舍身岩。守备甘继芳宁死不屈,叛兵怒而杀之,年六十四岁。后曹知县逃出后广布甘继芳事迹,甘继芳的事迹从此广为人知,众议为其立祠。于是,甘宗祠得以在清乾隆十九年以高规格和较大规模兴建起来。与此同时,甘继芳六子,除第四子在战乱中失踪外,也一一得到官方抚慰。之后,甘宗祠又不断得到扩建和修缮,并留存至今。

“我们现在做的工作就是‘尽保’,尽我们最大的力量把它给保护下来,上面无资金下来,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财力修缮。”该乡乡长黄绍田无奈地说到。

“湘中第一祠”美誉的由来?

无独有偶,位于竹溪县蒋家堰镇黄石头村敖宗祠也是一处保存较好的祠堂。敖宗祠占地300多平方米。平面为二进一天井,四合院式布局。前殿、后殿面阔三间,砖木结构,抬梁式构架,单檐硬山顶,小灰瓦屋面。前殿大门用砖砌门楼,四根盘龙石柱,柱身贴有各色瓷片。大门石制,上置竖匾,上书“敖宗祠”三字。进过殿为天井,天井青石板铺成,四周有排水设施。正殿已毁,正殿左侧厢房尚存,约20平方米,东墙上有松柏壁画。正殿两侧围墙各有圆形拱门通向两侧房间,保存较完整。是研究鄂西北清末宗法制度、祠堂建筑和民风民俗的重要实物例证。为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

瓦屋,刘姓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60%。

在我国许多地方祠堂大都坐北朝南修建,而李氏宗祠却是坐西朝东修建,这其中隐藏着诸多文化符号:其一,据冷水江《李氏族谱》记载,宋末元初李氏迁湘始祖仲章公带六子从江西吉安府入湘占籍新化,因此李氏是江西移民,祠堂朝东主要是为了让李氏族人永远不要忘记江西老家;其二,李氏一世祖仲章公至六世祖德清公等先人坟墓都安葬在祠堂之东方,故祠堂向东就是提醒族人不能忘记祖先,这也是对先人的一种尊敬和崇拜;其三,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万物生长靠太阳,祠堂朝东也是希望家族朝气蓬勃,家庭和睦,人丁兴旺。

刘洪光是刘姓家族的族长,也是该村的村长。他曾在2008年组织刘姓村民自行筹款两万多元对刘氏宗祠以及坟墓进行过大范围的维修,他们把戏台拆了,窗子修好了,祠堂里的腐朽的柱子给拆了。据了解,现在乡政府每年只能拿出几千块钱对祠堂翻翻瓦片,不让雨水滴入室内。“政府没有资金支持,村民又无钱,看着老祖先留下来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毁掉,我们却没有办法,唉!”刘洪光无奈的叹气说到。

图片 3

依山而建的李氏宗祠

据福元村李氏族人介绍,明洪武14年,李氏六世祖德清公为避兵祸,携妻儿老小从涟溪牛角冲(今冷水江同兴乡永兴村)逆涟溪而上迁居“张福缘”(今冷水江市中连乡福元村)。“张福缘”的地名是纪念肇基始祖德清公而得名,因李氏族人最早到“张福缘”定居的是六世祖德清公,是他头一个开张,他认为这是一种福气,更是李氏子孙之缘分。从此,李氏世代在此繁衍生息,故至今当地李氏族人仍喜欢沿用旧地名“张福缘”。

冷水江李氏宗祠于戊子年(1888年)开始筹建,庚子年(1900年)正式动工,到辛丑年(1901年)完工,前后共历时13年。外姓人将李氏宗祠称为张福缘祠堂、李氏宗祠或李家祠堂,而李氏族人则称之为陇西堂、介冰公祠或德清公祠,只因冷水江李氏六世祖德清公字介冰,“介冰”为“戒兵”的谐音,就是“戒兵止武”热爱和平之意。

李氏宗祠依山而建,主体建筑坐落在凤凰山下,平面呈四合院,前为牌楼,中为天井,后为正堂,两边是厢房。主楼三层,建筑面积800平方米。祠堂距今已有110多年历史,先后进行过三次大的维修,最近一次修缮是在2004年,现镶嵌于祠堂正门上方“李氏宗祠”四个正楷大字,是冷水江波月诗社社长李谟高先生亲笔书写。据考证,晚清民国时期,仅冷水江境内就有李氏三大房共六座祠堂,如今唯一只有“张福缘”李氏宗祠孤零零地保存了下来,即使在破除“四旧”的文革时期也未曾遭受大的破坏,冷水江李氏宗祠是目前冷水江市现存最大和唯一搭有戏台的古祠堂,同时还是娄底市迄今为止保存最为完整的古祠,因而被誉为“湘中第一祠”。

百年祠堂,历经沧桑风韵依旧。

图片 4

蜿蜒的古石板路

一条水泥路从李氏祠堂门口蜿蜒而过,祠堂前面一条古石板路渐次铺开,福元村村长李应清介绍说,这条古石板路以前是通往新化、邵阳的主道。祠堂一侧的一口50平米左右的池塘已被填埋近半,据冷水江李氏后人介绍,当年这个池塘蓄水主要是用于祠堂防火和执行族规。

图片 5

封火墙

走近冷水江李氏宗祠,祠堂四周建有高高的封火墙,马头形墙头很是讲究,一些墙头和屋瓦已长了很深的草木。祠堂外墙凌空的飞檐,斗拱上,梁柱间,镂雕精细,形象逼真,祠堂前壁自上而下两条长龙绕柱而立,呈“双龙抢宝”之势栩栩如生,旁边还雕刻着“双凤朝阳”等石刻图案。祠堂正门为一丈多高的全青石拱形门,由一块半圆形和二块长条形巨石镶嵌而成,石门上还刻着一幅晚清秀才撰写的门联:“派衍平泉恪守先人矩矱,书藏柱下宏开后代衣冠”,整个门联对仗相当工整,字体刚劲有力,风雨不侵。

图片 6

栩栩如生的壁画

祠堂正面牌楼的整体设计,其实就是古代的“孝节牌坊”,有“忠孝传家”之寓意,时刻提醒李氏族人要爱国爱家,传承孝道。牌楼正门上方有唐太宗、秦叔宝、尉迟敬德、魏征丞相、八路神仙、太上老君等人物和龙狮、麒麟、貔貅、凤鸟、鲤鱼等动物浮雕和梅、兰、竹、菊、莲“君子花”及众多红色小灯笼。所有建筑的砖雕、石刻、木雕、壁画、彩绘都是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历史典故、鱼虫鸟兽和花卉草木等图案,动植物栩栩如生,人物惟妙惟肖。

在李光明先生的指引下,我们推开祠堂厚重的木门,走进李氏祠堂内,在进门的那一刹那,我们发现整个祠堂的基石均为青石,砖为青砖,木材是当地的古木,从粗直的梁柱可以看出当年修建祠堂时的工程之浩大而艰巨,工程也汇聚了当时邵阳、新化两地的能工巧匠。据李光明先生介绍,其曾祖父先会公当时是位出色的木工,也参与了李氏祠堂的建设。

图片 7

戏台

进门后的过道上方建有戏台,台上仍遗有两幅对联。李光明先生介绍说过去戏台两侧悬挂着钟鼓,在祠堂祭祖仪式时会撞钟敲鼓,钟鼓声响彻云霄;戏台天花板“藻井”呈“阴阳八卦太极图”之式,一层一层往上逐渐缩小,抬头仰望,上面刻有花鸟图案,仿佛进入一座木质空心宝塔,自然光线柔和并且流畅,立体感非常强烈,着实让人惊叹!

图片 8

戏台上的八角形“澡井”

据管理李氏祠堂的族人介绍,八角形的“藻井”含有五行以水灭火,预防火灾之义。

图片 9

祠堂内部一角

在祠堂内的天井南北对称分布有客厢房十八间,最大的一间客房同时可以睡三十几人,厢房与厨房之间的通道分别建有“迎曦门”、“挹爽门”二个石拱门,字迹历百十年仍清晰可见。在祠堂东面二楼的客房内,李光明先生指着墙壁上一处离地面150厘米,约10厘米大小的壁孔对我们介绍道,祠堂的设计受当时男尊女卑思想的影响,再者为了区别男女,所以家族祭祀时,男丁主要住在祠堂东面客房,妇孺和幼儿则住在祠堂西面客房,墙上的这个壁孔主要用于摆放油灯,也叫“灯眼”或者“耳洞”,“灯眼”设置有三大好处,一是以防不慎引发火灾,二是照明,三是防风刮灭油灯,同时,男丁住宿的客房内,灯眼离地约150公分左右,妇孺住宿的客房内,灯眼离地则只有40公分左右。

图片 10

墙上的“灯眼”

祠堂建筑由上等巨木支撑,横梁连接。在木结构厢房内横梁上还可发现一些木钉或竹钉,因铁钉易生锈,据了解其用途是用来悬挂灯具、灯笼用的,虽然是为了照明,但主要考虑的还是为了防火,这样设计就大大减少了火灾的发生。祠堂内木梁上精雕细缕着祥云图案,上盖青瓦,瓦檐由灰泥砣垫起,看上去气派非凡。正厅堂安置有神龛,台面上从高向低摆排着六世祖介冰公等列祖列宗的神位,旧时安排专人打扫,按时上香烧纸,供奉祖先,祠内整日香烟袅袅,檀香扑鼻,宁静肃穆。正堂上方悬着“尊祖敬宗”、“昭兹来浒”、“穆乃在位”等木制巨匾,四周粗大梁柱挂有李氏历代族人所书楹联,正厅两边墙上仍遗有“忠孝廉节”四个一人高的大字。正殿神龛下面是“囚禁室”,主要用来囚禁违反族规的族中子弟,如屡教不改者可以按族人制定的族规家法处置,情节严重的甚至送押官府或“沉塘”处死,但是几百年来官府和家族从未处死过族中弟子,当地也从没出过人命官司。从这可看出当地的民风十分淳朴和李氏家法之严。

图片 11

李氏宗祠内部一角

祠堂配有排水、采光、防火等设施,功能俱全。正方形天井中央同时可站立二百余人,井面由无数几何图案青石板拼砌而成,既通风又消水融雪,天井周围有青石条砌成的排水道,百年来从不淤塞,雨水全部从“五孔铜钱”图案的石刻排水口流出,排水通畅。天井正中方形青石雕有圆形盆景图案,方中有圆,有“天圆地方”之说,圆盆里有石刻蛟龙、螃蟹和鱼虾,如石盆藏水,则鱼虾、螃蟹仿佛在水中游动;过去原本龙头昂首离地高出天井半尺,但现在已看不到龙首了。传说由于石匠雕刻水平很高,将石龙雕刻的象真龙一样,致使雷神震怒而将龙首炸断。

图片 12

天井中央的石雕

据李光明先生介绍说,解放前,天井中放置有两个大水缸,水缸的水可以养鱼和作饭,还可用于祠堂的应急救火,但后来不知所踪,而现在已改用灭火器了。

李氏家风,源远流长人才辈出。

同行的李光明先生拿出了他于2014年年初撰写的《介冰公祠重修记》,里面详细的记载了冷水江李氏一族派出陇西(今西安),系出江西,明洪武十四年,冷水江李氏六世祖德清公为避兵祸,从涟溪牛角冲(今冷水江同兴乡永兴村)逆涟溪而上迁居“张福缘”(今冷水江市中连乡福元村),历经数百年,生息繁衍,人丁昌盛,以及族人倡议、筹资整修祠堂的前后过程。

图片 13

李氏家风出人才

站立在冷水江李氏祠堂的天井中向正堂上方仰视,但见正堂前檐悬挂着从清朝道光年间到时民国时期皇帝和政府所赐的七块木制匾额,从右至左分别是:文魁、恩进士、钦点主政、中宪大夫、京察院、钦点翰林、陆军少将。前边六块匾额在清朝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间李氏族人出过众多秀才、举人和进士,最大的官吏是中宪大夫,为清朝文职正四品;第七块匾额是民国年间悬挂的陆军少将,是位黄埔军校生。从这诸多木制匾额中可看出李氏族人继承了江西老表重视教育的优良传统和耕读家风,很是让人钦慕!

图片 14

当年戏班班主的留言仍在

戏台飞檐翘角,古朴凝重,每年正月、清明和介冰公生日,族人都要举行祭祖仪式,排场很大,包括远在宁乡的族人都会齐聚冷水江李氏宗祠,并按辈分先后跪拜祖先,然后鸣炮奏乐、摆宴唱大戏,热闹非凡。族人嫁娶也在祠堂举行,女子出嫁时身穿嫁衣、头戴凤冠,在祠内行辞祖仪式,最后在“八音锣鼓”及乐手的护送下坐花轿出亲;娶入女子则在祠堂成亲拜堂和行参祖仪式,成婚男女要拜天拜地拜祖宗拜长辈,置办大厨,演唱大戏,热闹三天,接受族人祝贺。

据福元村李氏后人介绍,即使是盛大的祭祖仪式,冷水江李氏族人也不允许任何人在祠堂内吸烟和燃放烟花爆竹,目的为的就是以防不慎引发火灾,焚毁祖祠。

前去拜谒这古老宗祠时,给我们更多的是一种力量的震憾!没想到在娄底市冷水江这块436.28平方千米的土地上,民间还隐匿着这样一座令人神往的古老宗祠。

李光明先生介绍说他曾经多次参观过北京故宫、韶山毛氏宗祠、双峰富厚堂等多处古代建筑,而冷水江的李氏宗祠完全可以与以上建筑媲美。李氏宗祠虽比富厚堂小,但比毛氏宗祠要大,其实它与北京故宫好象无可比性,但感觉李氏宗祠就像微缩的故宫版,所以称李氏宗祠为“迷你故宫”或“袖珍故宫”一点也不为过。

祠堂正殿柱上有幅楹联:“源出陇西,将相王侯留史册;脉承江右,诗书礼义振家声。”我们一行人注视良久,逐渐陷入无限深思。李氏宗祠是家族历史的记忆,它见证了冷水江李氏族人兴衰荣辱、生活变迁,冷水江李氏宗祠永远是湘中李氏后人心中的一面光辉旗帜,是树立在李氏族人心灵中的一座历史丰碑,是李氏的图腾,是精神和力量的象征。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湘中李氏后人前赴后继、团结拼搏、奋勇当先。

老祖宗的东西该如何有效保护?

然而说到对于冷水江李氏祠堂的保护,同行的李光明先生介绍道,祠堂2004年9月被冷水江市人民政府评为“冷水江市文物保护单位”后,经过近十年努力,于2013年11月被娄底市人民政府评为“娄底市文物保护单位”,但祠堂保护工作则一直由中连乡乡政府负责,祠堂的修缮经费来源则由李氏族人自筹,虽然冷水江李氏后裔成立了介冰公后裔联谊会,制定了保护宗祠的“八项公约”,但随着现在祠堂的作用相较过去有所弱化,使得祠堂的命运堪忧。

现在整个李氏祠堂内部不通水、不通电,且整个祠堂内部以木质居多,如果一旦发生火灾,消防部门不能及时赶到,仅凭祠堂内的几具灭火器,后果将不堪设想,也希望有关部门能通力协作,认真研讨一下,冷水江李氏宗祠的有效保护工作,对于古建筑、古文物的保护绝对不能靠“挂牌保护”了事,还得看行动,付出实际行动的有效保护才是对老祖宗的东西最好的传承。

夕阳西下,冷水江李氏宗祠所在的村落笼罩在一片炊烟之中。望着宁静安详的村子,恍惚觉得,和百年前的村子,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样的耕读传家忠厚继世,一样的温文尔雅谦恭有礼。

本文在撰写过程中得到了冷水江李光明先生的无私帮助,在此予以感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