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江口市人爱吃清汤面,清汤面不仅是均州人居家待客的头牌饭菜,也是病号饭。过去家中来了贵客或家人有个头痛脑热,生个小灾小病,主人家都会做一碗清汤面。清汤面做法并不复杂,丰俭由人。

榔梅祠,全称“榔梅仙翁祠”,位于乌鸦岭通往金顶的路上,在南岩对面,明永乐十年敕建,是当年全山十六座祠庙中最大的一处,现存砖石结构正殿和配殿、厢房、山门、宫墙等。

提起“张三丰”,人们就会想到武侠小说和影视中那个仙风道骨、神功盖世的武当派宗师。尤其是金庸笔下的形象,更是令人荡气回肠。但那些描写大多都是杜撰,真实的张三丰在历史上是一位影响深远的修炼大成就者,他发扬了中华道家文化,创立了武当派道统和武功,留下了许多传唱不衰的神奇。

过去,有钱人吃的清汤面是用猪脊骨和鸭架骨、鸡架骨熬制一宿的高汤作为汤底,再配上鸡丝、青菜叶和各种香辛调料,这样的清汤面端上桌那是一个馋人的霸气;而穷家小户则是用一小茶匙猪油和一勺咸盐,再放些葱花和一点点胡椒面、几片青菜叶,这样一碗简单的清汤面放在面前,那碗中一清二白的翡翠似的葱花和青菜叶上来回飘动的猪油花儿不仅看着赏心悦目,那碗中散发出的面香和着猪油、胡椒以及葱花的香气也好不勾人馋虫。

榔梅真人李素玺,生于元朝泰定致和元年,字幽岩,河南洛阳人,深研《周易》、《道德经》。洪武初年,李素玺入武当住持五龙宫,永乐三年派道士易本中将武当榔梅仙果敬献朝廷,永乐四年,李素玺又派道士吕正中到京城敬献榔梅,得到了明成祖朱棣的赏赐。皇帝认为,榔梅结果是个“瑞兆”,是玄武大帝对他登基即位的赞美,因此也成了明皇室大修武当、酬谢神恩的理由之一。于是,永乐皇帝下旨,封李素玺为“榔梅真人”。

据史料研究,张三丰于南宋淳佑七年四月初九日,出生在辽东懿州(今辽宁彰武西南,现在的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塔营子乡)。他5岁时患眼疾,幸得道长张云庵治愈。他跟随张道长学习道经七年,过目成诵,并兼读儒释两家之书,为以后人生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其实,清汤面原本是到武当山修炼的道人赖以生存的果腹之粮,说白了就是清水煮面条。之所以叫清汤面是因为,道人山中修炼要排除世俗杂念,耐得修行之清苦,只有清净修行方能参禅悟道,修成正果。但是时间久了,道人在参禅悟道的修炼中发现山中的花草植物中除了道人禁忌的葱姜蒜,还有许许许多多花草、菌类和根茎,不仅具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而且对修身悟道大有裨益。

武当以真武神君为尊,榔梅祠与真武大帝修炼的传说有着密切的联系。相传,真武大帝修炼时,由于意志不坚,中途准备下山,半路上遇到紫气元君化做老婆婆用铁杵磨针点化他。真武大帝返回山中继续修炼,经过此处时折下一段梅枝插在榔树上,说:“吾若道成,花开结果。”后来,他修炼成功,梅枝果然在榔树上插栽成活,并开花结果。据说,人吃后祛病压灾、延年益寿。关于榔梅树开花的情景,明朝魏良辅有诗一首:“冻梅偷暖著枯芽,石径云封第几家。雪色风香尤意会,青鸾御出过墙花。”

张三丰32岁时,父母双亡,他借守孝之机辞去县令的官职,后离开妻儿和家乡远行访道,直到67岁时,他在终南山遇火龙真人而得大道真传。10年后,他到武当山,面壁九年修炼,终于得道成神。他是老子所传的“隐仙派”一脉的六代传人——犹龙六祖。

同时,将其与面条一同煮食,亦可增香提味儿,使寡淡无味的清水面条顿时芳香扑鼻,瞬间打开人的味蕾,让人垂涎欲滴,同时这种经过道人调配的汤面还能调理人体阴阳,达到身心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说白了,吃清汤面也是道人修行的一种方式。

武当山曾产“榔梅仙果”确有其事,榔梅是武当山稀有植物之一。武当山有一种独特的植物,叫榔梅。可能是鸟衔各种果实在榔树上吃,梅核落入榔树裂缝中,不意生根发芽,使榔树发生变异,果实味道奇美,古人称之为榔梅仙果。

张三丰自称是张道陵天师的后裔,他长相奇异,高而魁伟,龟形鹤背、大耳圆目,须髯如戟。不论寒暑,都是一个斗笠一件道袍,雨雪天披一件蓑衣。因不修边幅,人称“张邋遢”、“邋遢道人”或者“邋遢张仙人”。他有很多名号,如张君宝,张玄玄等,最后以“三丰”定下来。张三丰吃饭,不论一升还是一斗,一顿吃完。有时几日吃一餐,有时两三个月吃一次,仍像往常一样。

因此,这种清汤面成为道人在武当道教的重要法事活动——“三月三”、“九月九”,敬献给真武大帝的贡品,寓意着神运久长,普渡万世。

榔梅果不仅甘甜可口,还能疗疾延寿。皇帝下旨严加保护,并钦定为贡果。两百多年来,榔梅果一直专供皇室享用。皇帝有时也将榔梅果奖励给有功之臣,致使朝廷大臣将得到榔梅赏赐视为终身荣耀。

张三丰行踪莫测,经常云游有仙迹的名山大川。他在《东游》一诗写道:“此身长放水云间,齐鲁遨游兴自闲。欲访方壶圆侨客,神仙万古住三山。”他的足迹到哪里,哪里就流光溢彩。

1412年,明朝成祖皇帝朱棣发三十万民工大修武当山,在穷乡僻壤的鄂西北大山中开山劈石,修路架桥,工程浩大,民不堪其苦,于是武当山的道人们秉承真武大帝扶危济困的天意,以慈悲为怀,调配出增强体力、缓解压力的清汤面,定时放赈,作为对从事繁重体力劳动工匠的犒赏。民工们被这种奇香无比,神奇无限的清汤面所吸引,无论多么艰难险重的工作都任劳任怨,毫无怨言的完成。达官显贵闻说此事,咸来品尝道人们放赈的清汤面,但是缺油少盐的清汤面对这些吃惯了大鱼大肉、脑满肠肥的官贵之人来说的确索然无味,如同嚼蜡,除了一点淡淡青草气息外,什么也没有。

明代著名地理学家徐霞客来武当考察旅游,曾在《游太和山日记》中写道:“榔梅祠,与南岩对峙,前有榔梅树特大,赤干耸立,花色深浅如桃杏,蒂垂丝作海棠状。果形侔金桔,味似蜂蜜,金相玉质,非凡品也。”他品尝后,还向道士求要几枚带回家为老母祝寿。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记载:榔梅,只出均州太和山。徐霞客在游览武当山后,形容榔梅开花时“花色浮空,映山绚丽。”

中国武术驰名天下,源于佛道两家的修炼方法。一为少林达摩,一为武当张三丰,所以素有“南尊武当,北崇少林”之说。张三丰创立的武当派内家拳博大精深,诸如太极拳、八卦拳、形意拳、五行拳、纯阳拳、混元拳、玄武棍、三丰掌、十段锦等,都注重内功,讲究以柔克刚,以静制动。与道家清静柔弱、淡泊无为的主张相合。张三丰是怎样创造出内家拳的呢?

武当山道场竣工后,作为皇家家庙,每逢新皇帝登基或皇家的各种红白喜事,皇帝都要派出重臣或后宫娘娘来武当山祭拜真武大帝,而来武当山朝拜都必须忌口斋戒,不论大小庙宇必须逢庙必拜。这种劳碌,让那些养尊处优的达官显贵难以忍受,特别是上山朝拜的后宫娘娘叫苦不跌。于是命令随行的后厨在斋饭清汤面中加入鸡鸭鱼肉等荤腥,以滋补那娇贵孱弱的身子骨。于是,慢慢地在武当山下和均州城里的官宦人家中兴起了这种经过改良的面食,同样也美其名曰清汤面。

但是到了清朝,不知什么原因,武当山的榔梅树就已经完全绝迹,许多人遍访武当寻找榔梅,但都是扫兴而归,只留下“惆怅依荒岩”的遗憾。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明史.方伎传》称他为武当丹士,是宋时的技击家。徽宗召见他。在入朝途中,遇武当山受阻而停留。夜晚梦见真武大帝指教拳法。第二天天亮上路,遇贼,他凭一人之力就杀贼百名。这种拳法就是他首创的内家拳十三势。武当传人王征南的墓志铭中,《张松溪传》中都记述了这件事。

有道是“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种已远远背离道家初衷的已经十分世俗化的清汤面,不仅味美可口,而且具有神奇的滋补功效,广受人们的喜爱,成为均州人忘不掉的家乡记忆。

值得庆幸的是,明嘉靖五年,安徽齐云山道士访武当山时,武当道教做为贵重礼品将榔梅树赠予齐云山。1998年,武当山将榔梅树从齐云山引回,栽植在榔梅祠旁。2004年已结出6枚果实,人们又见到这一稀世仙果了。人们希望不久的将来,武当榔梅会再现“花色浮空,映山绚丽”的景观。

张三丰早年求道期间曾去过少林,精通少林拳法要义,又精通宋元道士的一些修炼方法,他得道后,把自己领悟的内修方法,诸如导引、吐纳等融炼到武术之中,形成了以修养生息,参悟道法为主的内家拳。内家拳是道家修炼方法,目的不是用于防身格斗。但随着修炼境界的提高,武术技能自然提高,可臻于化境。

太极拳和内家拳本是一体,张三丰当年教徒都是口传身授,他的拳法传给宋远桥、俞莲舟、俞岱岩、张松溪、张翠山、殷利亨、莫谷声等继承人。其中一支传到王征南。王征南以后,各支的后世传人把太极拳冠以不同的姓氏,有的加进了自己的东西,标新立异。这样太极拳就从内家拳中分离出来而成为独立的一种。主要分为道派、北派和南派三大途径传播。这种演变后的传播扩大了太极拳的影响,但是张三丰太极的原貌等于被毁坏,即使还可以养生、健体、防御,也不过是越演变越走向末技,无法达到张三丰用以提升生命的境界。这实在是一件憾事。

其实,张三丰修行过的武当山有两个。古武当山位于河北省邯郸地区武安市境内,俗称“老爷山”。唐宋元时期,那里都建有道观,真武大帝在此出家修道。张三丰梦受真武大帝教功,应该是在古武当。元朝初期,张三丰从金台观携徒到古武当山修炼丹土与掌法。现在留下来的张三丰太极掌法就是传自古武当,而现在的邯郸成为世界太极拳的故乡也绝非偶然。

今天众人所知的武当山,又名“太和山”,位于湖北省西北部。明初年,张三丰带弟子们迁到这个武当山修炼,除荆棘,占卜地点,盖了草庐、草庵,定名“遇真宫、会仙馆”,嘱咐弟子周真德善守香火,日后必有成立的机会。庵前有五株古木,他常在树下歇息,“猛兽不噬,鸷鸟不搏”。他登山时轻捷如飞,隆冬常卧在雪中睡觉,令人惊奇不已。张三丰常跟武当人说:“异日,此山必大兴。”果然,到永乐帝朱棣时张三丰的预言一一应验。

张三丰仙名远播,明太祖朱元璋多次召求并派人寻访而不得。朱元璋的儿子湘王朱柏,亲自到武当山也没见到他的踪影。明成祖朱棣即位后,也多次派人寻访,并致张三丰《御制书》,表达渴见和仰慕之情。张三丰无意陛见,赋诗一首由弟子孙碧云转交永乐帝。

为表达其诚意,明成祖下诏在武当山上建“遇真宫”,并谕敕张三丰祀像一组置于大殿正中,供人朝拜。张三丰奉真武大帝为祖师,永乐十五年,明成祖派出军民工匠三十余万人,在武当山大建宫观,作为真武大帝的道场,并派员守候张“真仙”。称武当山为“太岳”,名位五岳之首。这都应了张三丰的预言。明嘉靖时又进行了扩建,达到了“仙山琼阁”的意境。

至今,武当山以其建筑,自然和文化之绝美被联合国收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张三丰在一百多年间曾三次在崂山修行,最后他的道家内外双修功夫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甚至可以“散则为气,聚则成形”。他在崂山的庵、洞中写下了一系列影响深远的道学着作。后人编成《张三丰先生全集》,收入《道藏辑要》。

张三丰认为儒、释、道都是正教,同归于“道”。修人道是炼仙道的基础,强调无论是谁,只要平时积阴德,仁慈悲悯,忠孝信诚,全于人道,离仙道也就自然不远了。指出“人能修正身心,则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这些说法与以往的道教不同,独树一帜,使普通人看到了修炼仙道的可行。

明朝永乐年间,张三丰在崂山太清宫修炼时,移花栽木,营造了一派仙苑美景。他从海岛把一种“耐冬”山茶移植到太清宫的三官殿前。严冬叶色愈翠,正月开花,蕃艳可爱,花期半年。这株傲寒长生的“耐冬”山茶,成为植物界研究不透的奇迹。它似乎浸润了张真人的神力,至今600多年,高近7米,合围近1.8米。即使在四季如春的山茶之乡云南,像这样的树龄和长势也极为罕见,更别说在北国冰天。

耐冬花怒放时,像落了一层红色的雪,清代大文学家蒲松龄就是从这株花得到了灵感,他在聊斋中塑造了香玉和绛雪,其中身着红衣、超凡脱俗的“绛雪”就是耐冬树神。今天,崂山及青岛各处都有“耐冬”山茶,实在是张三丰的一大功劳。

自张三丰在崂山移花栽木后,明朝以后的道教宫观就兴起栽植花卉热,并影响至全国,提升了中国的园林艺术。

张三丰多次在陕西宝鸡的金台观修道,他曾叫张三峰,据说就是见到宝鸡山三峰挺秀而来的。明朝时陕西参政知事、吏部右侍郎张用浣在金台观立《张三丰遗迹记》一碑,叙述了他父亲见到张三丰的事,此碑至今保存。

碑上面说,他父亲张朝用十三岁那年在金台观内读书,云游至此的张三丰问他是谁家子弟。张朝用说他父亲叫张维,为避战乱才举家迁入宝鸡。张三丰听后感慨道,我就是张玄玄,当年云游柘城时就认识你先祖张荣并与你家有交往,你祖上叫张毅的是你什么人?张朝用说,那正是我爷爷。张三丰说:“唉,我认得他时他还是个童子。”张三丰勉励张朝用好好读书,将来可官至三品。过了一个月,张三丰离开金台观时,张朝用也去送行,见张三丰离去时脚不履地,当时在场的人都很惊奇。

《明史》和《微异录》中都有记载:张三丰居宝鸡金台观时,曾游魂七日。他料定自己将死,做诗唱颂逝去,但在埋葬那天又活了过来。归来后给了弟子杨轨山一偈,预言元朝灭亡明朝诞生。偈云:“元气茫茫返太清,又随朱雀下瑶京。剥床七日魂来复,天下齐看日月明。”重新归来,必有未完成的使命要做。果然,从明初他开始草创武当,到最后鹤鸣山仙升,他的声名和事迹在明史和民间大放异彩,整整影响了明清两代。

金台观一带留下了张三丰的许多神奇的传说。他离开时,留下了九节藤杖、混元衣。1611年,宝鸡县令朱炳然见到这两样东西。在碑上刻诗,其中有“鸠杖尚留九节在,霞衣犹见五铢轻。歌罢怀仙一长啸,昔阳红照万山明。”

明朝皇帝曾在武当山的老营宫前修建了一座碑搂,内立两尊特大的石碑,一刻明成祖赐张三丰书,一刻明英宗赐张三丰诏,称张三丰为“真仙”。但皇帝们都无缘一见真人,只有朱元璋第十一子蜀献王朱椿,有幸在四川见过张三丰。他曾写过一首诗名叫《题张神仙像》,诗曰:奇骨森立,美髯戟张……飘飘乎神仙之气,皎皎乎冰雪之肠……据说他因得到张三丰的指点,领悟了道家的真义,后来避开了政治上的灾祸。

张三丰不在名利情中,他修成了真人,具足慈悲、智慧和神通。他似闲云野鹤,时隐时现于江湖。能见到他的人就会有福。

明代姚福撰《清溪暇笔》中记录了他在李景隆家见过张三丰留下的蓑衣和斗笠之事。蓑衣的垂须已经掉光了,只剩下打着百结的编绳,披上一直到膝盖。斗笠的独篾胎已经没了。李景隆的曾孙萼说:他的先祖李景隆很好客,曾挽留张三丰在家住了几十天。张三丰临别时说:你家超不过千日,该有大祸没吃的。我留两样东西。危急时,可披蓑顶笠绕着圆走,叫我的名字。过了两年真出了大案子,他们全家被幽禁起来,朝廷不供给粮食。他们的粮食快吃完了,就按照张三丰说的呼喊。一会儿,前后园圃里长出谷子,不足一个月就熟了。因为有谷子吃,才没饿死,谷子刚吃完,朝廷才给米。再呼喊就不长谷子了。

《陕西通志》载,生员张恪在周公庙朝阳洞遇见张三丰,见他敞衣垢面,就没理会。当时天降大雪,正准备做饭时,张三丰出去片刻就拿着才采摘的新鲜蔬菜回来,说是从成都刚取来的。张恪不信,跑到门外一看,雪地里了无足迹。临走时张三丰才告诉他:吾玄玄子张三丰也。问他有什么愿望,张恪说:苦无记性。于是张三丰向他耳内吹气,连说几声:“我让你聪明。”从此,张恪读书过目辄不忘,后来果然成为永乐甲午十二年会试解元。

京城里有个酒馆,有个精神不正常的童子,手足溃烂,大概活不长了。一天,他见一个破衣道人来讨酒喝,趁主人没看见,就施给他一罐。这样做了两个月。道人说:你的病可以治好。叫童子把头向上侧过来,用气吹入他的耳朵,感觉像蒸笼似的热,第二天病就好了。

史籍和传说中张三丰济世救人化解危难的事很多,都是他真道已成、神通自在的表现而已,绝非人间的医术。看似偶然相遇,实则是张三丰看此人是块料儿,才有意借机化度。这正是:与道无缘,寻他不着。积善种缘,??真人自来。

张三丰最后从历史上隐去,就像老子等道家人物一样不知所终。一些史料中记述了在明英宗天顺年间,有人在四川鹤鸣山等地,多处见到他仙升。暂且按这些来推算,张三丰当时在人间已经是200多岁的人了。

在这200多年间,从能查阅的史料看,张三丰足迹从北到南遍布大半个中国,在各地留下了很多遗迹和故事。张三丰诗书画棋琴剑样样皆精,从明清两代的记录看,他除了留下日常所用的笠、衲、蓑、杖、笔砚等物外,还留下不少书法、诗赋、画作等。到今天我们能看到的实物已经不多了。

《郴州总志》记载,明英宗正统年间,张三丰在桂东县了髻山结庐修行,仙升。跟乡人告别时,用指在石上写“三丰”二字,隶书,如斗大,字入石一寸左右。虽经风霜剥蚀,字迹宛然。

张三丰在福泉山高真观修炼时,曾作自画像,作《打坐歌》等悟道修炼诗词百余首,并留有书法楹联等给道士。平越士绅将自画像刻成画像碑,供人们瞻仰朝拜。福泉山因此名声大振,明初就成为蜀中十大道场之一。

因为张三丰长寿,名号又多,栖止无定,到处为家,所以生卒年说法不一;籍贯的说法,也是异说纷呈,都跟他待住的地方有关,如宝鸡,辽阳、义州、贵州、平阳、闽县、羊城等等。根据明史和多数史料考证,尤其是张三丰自传诗《云水集》佐证,一般认定张三丰是辽东懿州人,在辽宁彰武和阜新附近一带。懿州属辽阳所管,张三丰年轻时在辽阳一带游历,曾作《辽阳积翠村》等诗四首。

籍贯所在其实并不重要,他在人间驻留,哪里的栖止地都是“家”,也都不是家。重要的是,他来过!

张三丰玄奇而真实的一生,是惊世骇俗的千古绝响,再次验证了中华文化的深邃而瑰丽。神仙本是真实,否定只缘迷失。他完全可称得上是中国的释迦牟尼,他对中国文化的贡献,足以顶礼膜拜。能不能礼敬我们自己优秀的先人,能不能重视祖先优秀的文化传统,这或许就是今天中国人走向道德重生的关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