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山下有座小巧玲珑的石桥,叫丰和桥。人们走到这里,就会不约而同地说出一个有滋有味的故事。

关于送礼有个故事。

清朝光绪年间,邓州有个吹糖人的叫林范为,这一年他们村被一伙蒙面土匪烧杀抢掠后他就背着包袱,四处吹糖人讨生活。一晃三年过去了,他流落到洛阳一带,这天他正在街上吹糖人,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乡音:“小范子!”
  他抬头一看,不禁又惊又喜:这人居然是邻村的吕永。只见吕永身穿绸衬,脚蹬锦鞋,像一个有钱的人。他心想:这吕永只是一个钉锅补锅的手艺人,在老家时比我好不到哪儿去,怎么突然间就发了?两人在他乡相遇,自然是非常高兴,手拉手竟然有说不完的话。临近中午,吕永爽快地说道:“小范子,咱们去饭店吃饭吧。”拉着林范为去了当地一家饭店,一看那饭店,林范为又吃了一惊。
  这饭店是一家高档饭店,从里面人的穿戴上看非富即贵,他站在门口犹豫着到底是进也不进。
  “别怕,今中午老哥请客。”吕永拉着他进了饭店,要了四荤四素。林范为疑惑地问:“永哥,你……发了?”吕永得意地笑了,说:“只是机会好而已。”
  林范为又低声说:“不补锅了?”吕永一怔,随即神秘一笑说:“补什么锅啊?那能挣几个钱?”
  林范为咽了一口唾沫,羡慕地问:“你干什么发财了?能不能对小弟说一说?”
  吕永扭头望望四周,悄声说:“能。”
  林范为猛一哆嗦,一颗心欢喜得几乎要跳出胸膛,他强作镇定地问:“干什么?”
  吕永把嘴巴凑近他的耳朵说:“咱们邓州有个老乡叫高震环的,在这里当大官了,听说是知府,我找他卖绸缎。”
  原来找到靠山了!林范为暗自感慨,望着吕永说:“永哥,你能不能给我引荐一下,我……我也想找他。”
  “这个……”吕永犹豫了,似乎是害怕林范为和他抢生意。
  林范为走南闯北吹糖人,见多识广,见状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说道:“我不做绸缎生意,我要做就做玉器生意。”
  “这个……”吕永的面色有些缓和,但还是没有答应。
  林范为说道:“永哥,老乡帮老乡,你放心,我要是发财了,不会亏待你的。”
  吕永想了片刻才说道:“我这几天忙得很,后天又要去苏州。这样吧,我给你指指路,你自己去见高大人。只要讲明你是邓州人,再带点儿见面礼,他一定会帮忙的。”
  话说到这份儿上,林范为有什么办法?饭后,两人作别,林范为就带上积攒的几十两银子去知府衙门拜会高震环。到了衙门,见过门房,递上贴子,言明是高知府老家的人。
  那门房接过帖子转身去了里边,很快传话回来:“老爷说了,不见。”
  什么,不见?林范为大吃一惊,心想:他都见吕永了,为啥不见我?难道我带的礼太少了吗?口里说道:“我是大人的家乡人,烦请再通报一下。”
  门房说:“老爷都说不见了,我们作下人的能有什么办法?你回去吧!”言谈神色间竟没有一丝通融之地。
  林范为很失望,无奈只得回到在郊外搭建的草庵内。他心里疑惑不解:吕永是通过什么门路见到高震环的?
  三个月后,他打听到做绸缎生意的吕永吕大富人又回来了,于是又去见吕永。吕永可不像高震环,一听是老家来人了,马上接见。于是林范为就把自己送礼碰壁之事讲了出来,最后说道:“我拜贴上点明是邓州人,并且还带了礼,他怎么就不见呢?”
  吕永听了,说道:“高大人清正廉洁,一听说是老家的人求见,害怕给自己添麻烦,所以拒绝。”
  林范永不服气地反问道:“那他怎么见你了?他就不怕你给他添麻烦?他就没帮你做事情?”
  吕永一听,又嘿嘿嘿地笑了,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可没给他送一两银子,甚至连一个铜板都没送。”
  “是吗?”林范永如堕雾里。
  吕永说:“俗话说‘千里送鹅毛,礼轻仁义重。’,我只是给他送了一根鹅毛而已。”
  “鹅毛,真的是送了一根鹅毛?”林范为半信半疑地说。
  吕永说:“当然。”
  林范为不解地问:“那为什么呀?”
  吕永叹口气说:“我也不知道。去年我爹临死前告诉我,说高震环在洛阳这里做了大官儿,要我来投奔他。并说如果他不愿帮忙,可以送他一根鹅毛。我想高震环一定是重情义甚于金银。”
  听罢吕永此番说辞,林范为心里有谱了。等了几天,他真的又去衙门拜会高震环,在拜贴上写明是老家邓州人,并且附上了一根鹅毛。
  那高震环果然是重情义之人,时间不长,竟然亲自来迎接林范为了。林范为见他身材高大,双目炯炯,真的像一个大官儿。到了客厅,高震环命人倒茶,问道:“你哪里人啊?”
  林范为答道:“林家村的,跟吕永们的吕庄紧挨着。”
  “哦!”高震环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是高楼的,离你们林家村并不远。”
  就这样,两人谈了很多家乡风物,让林范为暗暗高兴的是,高震环在他这个老乡面前没有一点儿官架子,非常随和。最后,林范为直言,吹糖人赚钱少,并且人生地不熟,希望能够贩点玉器,请高大人看在老乡的份上多多帮忙。
  高震环沉吟道:“我们作官的,应该上对得起天子,下对得起百姓,要是帮你了,那就是徇私……”
  林范为说:“我是做正当生意的,你是大官儿,只要让手下人都买我的玉器就可以了,反正这个钱分摊到每个人身上不会太多。”
  “让我想想……”高震环又低头深思,过了良久,好像下定了决心似地说道,“好,谁让我们是老乡呢?我就帮帮你。”
  闻听此言,林范为心中大喜,马上言明如果赚了五五分成,然后他就告辞。哪知道高震环却拦住了他,说道:“别慌,后天我要在郊外的吕家山庄宴请咱们邓州老乡,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哟。”
  看看,人家答应帮忙,还要请自己,这份深情厚义岂是常人可比的?林范为欢喜地问:“咱们有多少邓州老乡?”
  高震环笑了,说道:“不多,十七位。”
  他竟然一次要请十七位,按照知府的用餐标准,那得花多少钱啊?林范为感慨万千,回到草庵中就盘算如何先去赊一批玉器,等卖出去后再把钱还上,这样空手套白狼就能大赚一笔。
  因为他太高兴了,第二天晚上就到街上打了一壶酒,美美地喝了一顿,然后就晕晕乎乎地进入了梦乡。等第三天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糟糕,要去晚了。”林范为想到高震环的吕家山庄之约,不禁直打自己的耳光。他一路小跑,朝十几里外的吕家山庄赶去。
  吕家山庄就是吕永发了财后在郊外置办的一座庄院,门楼高耸,院墙长长。林范为老远就看到了,可是他却猛然一惊。
  吕家山庄上空火舌飞腾,浓烟滚滚,阵阵人喊马嘶之声如狂涛一般传了过来。“怎么着火了,怎么着火了?”林范为喃喃自语。
  只见附近的人见山庄着了火,都担着水盆、水桶等工具来救火,可大火熊熊,岂是几盆水、几桶水就能浇灭的?无奈,他们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山庄在大火中一点点坍塌。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林范为围着庄院跑,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突然,火光中蹿出一个身影,“小范子……”
  “啊!”林范为大吃一惊,急忙叫道:“永哥。”
  这个从火光中蹿出来的人正是吕永,吕永蹿出来后立即仆倒在地上,左右翻滚,林范为也赶紧脱下自己的衣服帮他扑灭身上的火焰。很快,吕永身上的火焰熄灭了,但他的脸上却黑乎乎的。
  林范为着急地问:“怎么了?”
  吕永扭头看看四周,满脸都是恐惧,说道:“快跑,快扶我跑!”
  林范为心中惊慌,急忙依言扶起他,两人就朝无人的远方跑去,身后,大火熊熊,吞噬着周围的一切……闻讯赶来的知府高大人正在指挥众人救火。
  吕家山庄紧挨着一座小山,两人跑进深山,吕永见后面无人追赶,这才让林范为停下来:“停下……停下……”说罢呼呼直喘粗气。
  林范为扶他靠在一棵树上,焦急地问:“怎么了?”
  吕永又回头朝吕家山庄的方向望去,恶狠狠地说道:“他……他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林范为一惊,问:“谁?”
  “高……震……环。”吕永一字一顿地说着。
  “他?”林范为疑惑了,心想他不是热心帮老乡,还请老乡们吃饭,是个重情义的人吗?
  吕永看出了他的疑惑,喘口气说:“我也是刚知道……他把所有的给他送过鹅毛的人都请进山庄,说好……说好是请老乡,其实……其实是想杀人灭口……”
  “杀什么人,灭什么口?”林范为更加奇怪。
  吕永惨然一笑,说道:“杀那些给他送鹅毛的人……”
  “给他送鹅毛的人?那不是也包括我?”林范为甚是不解。
  吕永说:“不错……”说着就讲出了一件在林范为听来很可怕的事情:高震环在邓州老家时只是一个穷酸书生,屡试不第,后来连进京赶考的盘缠都没有,无奈之下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他伙同自己的几个表兄表弟扮作蒙面土匪,烧杀抢掠了附近的几个村子,吕永家的吕庄和林范为家的林家村都在其中,随后他就捐了一个知府在此作官儿。可是他扮作土匪烧杀抢掠的事情被邻居保长知晓,他当时不敢吭声,后来就告诉给了吕永他爹:高震环他们烧杀抢掠时曾经头插鹅毛,扮作鹅毛帮,其实他们不是。吕永他爹知道高震环在洛阳一带作了大官儿,就命儿子前来投奔他,说如果他不愿帮忙,就送以鹅毛。
  “此举并非是‘千里送鹅毛’之意,而是暗含威胁之意:如果不肯帮忙,就要告发他。我以前不知道此中秘密,还以为真的是‘千里送鹅毛,礼轻仁义重’的缘故,就让你和其他的老乡都给高震环送鹅毛,唉……那高震环见前来送鹅毛的人越来越多,便觉得不安,于是起了杀心,将我们所有送鹅毛的老家的人诓到吕家山庄,然后诬我们是匪帮,然后命人斩尽杀绝,又放火烧庄,毁尸灭迹……”吕永说着,仍不时地回头,显然心有余悸。
  林范为明白了:三年前自家村子遇上土匪,原来就是遇上了高震环。现在他要杀尽所有的知情人,幸亏自己昨晚喝醉了酒,今早起得迟,否则只怕也要在吕家山庄丧命了。
  后来,林范为和吕永去省里巡抚处告状,那巡抚经过查证将高震环革职查办,吕永还钉祸补锅,林范为还吹他的糖人,他们说作人不可太贪心……
  

很早以前,离玉虚宫五里的地方,有个学堂。学堂里有两个学生,一个叫张丰,一个叫李和,他俩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唐朝贞观年间,西域回纥国是大唐的藩国。一次,回纥国为了表示对大唐的友好,便派使者缅伯高带了一批珍奇异宝去拜见唐王。在这批贡物中,最珍贵的要数一只罕见的珍禽——白天鹅。

李和不走家运,先死了爷,后死了爹,身上没穿的,锅里没煮的,李和还不够一个劳动力,他妈又是妇道人家,实在无法生活下去,母亲带着他离开了武当山,一路讨饭上了陕西亲戚家。

缅伯高最担心的也是这只白天鹅,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向国王交待呢?所以,一路上,他亲自喂水喂食,一刻也不敢怠慢。

李和走后,张丰发了财,买田置地,起梁盖屋,后来又当上大官。一当官,就要娶夫人,张丰相中了一个很漂亮的千金小姐。接亲的时候,大请客,大受礼,亲戚眷属,乡党邻居,三朋四友,老师同学,个个接到,而且还特地派了一匹快马,到陕西给李和下了请贴。

这天,缅伯高来到沔阳湖边,只见白天鹅伸长脖子,张着嘴巴,吃力地喘息着,缅伯高心中不忍,便打开笼子,把白天鹅带到水边让它喝了个痛快。谁知白天鹅喝足了水,合颈一扇翅膀,“扑喇喇”一声飞上了天!缅伯高向前一扑,只捡到几根羽毛,却没能抓住白天鹅,眼睁睁看着它飞得无影无踪。

这时李和的妈已经死了。李和葬了母亲,家里穷得锅当琴敲,三天难烧一顿火,他接到请贴,就为起难来:不送礼吧,一来对不起同窗好友,送礼吧,家里一无所有,想来想去,只好将家里仅有的一只大白鹅逮了去。

一时间,缅伯高捧着几根雪白的鹅毛,直愣愣地发呆,脑子里来来回回地想着一个问题:“怎么办?进贡吗?拿什么去见唐太宗呢?回去吗?又怎敢去见回纥国王

陕西到均州,一千里只多不少。李和抱着鹅一边讨饭一边走。那天,走到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老天爷偏偏下起大雪来。他藏在岩洞里饿了三天三夜,四肢无力,头昏眼花,再也不能饿下去了,只得把鹅杀掉吃了。

呢!”随从们说:“天鹅已经飞走了,还是想想补救的办法吧。”思前想后,缅伯高决定继续东行,他拿出一块洁白的绸子,小心翼翼地把鹅毛包好,又在绸子上题了一首诗:“天鹅贡唐朝,山重路更遥。沔阳湖失宝,回纥情难抛。上奉唐天子,请罪缅伯高,物轻人义重,千里送鹅毛!”

拿什么送礼呢?李和就将鹅毛包了,带到张丰家来。张丰家满堂宾客,戏吹戏打,门房一看李和穿得补丁套补丁,脸皮象黄蜡,瘦得皮包骨,便问:“送什么礼?”“鹅毛”。李和回答。门房愣住了,鹅毛算什么礼物呢?分明是来混吃喝的。便大声吆喝:“滚开!滚开!要是饿了,叫伙计给你盛碗饭汤;要是没钱,叫伙计给你一瓢包谷糁。”

缅伯高带着珠宝和鹅毛,披星戴月,不辞劳苦,不久就到了长安。

李和气极了,提起笔来在墙上写了两首诗。一首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筵上酒,杯杯先敬有钱人。另一首是:世上马瘦沟子深,穷家说话没人听。千里迢迢送鹅毛,好心反做恶意人。写罢,扭转身走了。

唐太宗接见了缅伯高,缅伯高献上鹅毛。唐太宗看了那首诗,又听了缅伯高的诉说,非但没有怪罪他,反而觉得缅伯高忠诚老实,不辱使命,就重重地赏赐了他。

李和刚走,张丰看见墙上两首诗,认得是李和的笔迹,便亲自骑马去撵。李和饿得实在走不动,正坐在一座小石桥上歇歇。张丰即刻下马,上前施礼,解释了千言万语,李和一言不发,一脚不动。张丰没法,便派人在石桥上大摆筵席,为李和接风。他对众位客人说:“我的同学,是个很讲情意的才子。他从陕西步行千里,给我送这鹅毛来,比金银财宝还贵重。”说罢,咏诗道: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同窗千里送鹅毛,礼轻仁义值千金。

送礼,送的是一份对别人的尊重。

李和见张丰对自己是一片真心,这才擦干泪水,有说有笑,又和他住在一起了。

男人泡妞的时候,不经常送些贴心的小礼物吗?妹子既然敢收,就代表有戏。

从那以后,武当山传出这样一句俗话:千里送鹅毛,礼轻仁义重。后世的人们称颂这两个同学的真挚友情,用他俩的名字,将他俩相会的那座石桥起名叫做“丰和桥”。

世界上,欠了钱还好还,最难的是人情债。

有一次,家里给介绍了个妹子,说好第二天见个面。

妈妈就给我说,你要请人家吃饭,妹子喜欢啥就给买啥。

第二天中午,在公园外边见到那个妹子,还带着一个闺密。我坚持要请她俩吃饭,妹子坚持不肯。

她闺密要买吃的,我递了一张毛主席,又被退回来了。我对妹子说:要不,去公园?

公园到处是人,各种各样摆摊的。最吸引我的是一个钓鱼项目,围了很多人。用塑胶成了一个鱼塘,许多美丽的小金鱼游来游去。

有个小孩见鱼咬钩了,鱼竿一提,鱼跑了。游戏规则是:钓到的鱼是自己的,一分钟一块钱。

为什么钓不到鱼呢?

我总结有三点:一,鱼天天被钓,也变聪明了,只用嘴碰碰鱼饵就是不咬钩。二,钓鱼的太心急,一见鱼儿贴近,就拉鱼竿。三,我们钓鱼,商家钓的是我们。

再延伸一点,创业还是小项目好,能输的起。没有马云刘强东的实力和运气,就不要挑战概率。

那一刻,突然觉得这个妹子留不住,虽然很漂亮。

回家,麻麻问什么情况。我说,我给他买东西她也不要,晚上打电话请她吃个饭,她也不来。

麻麻说:才见一次面,就想订终身?

可我认为,即便是相亲,第一感觉人家不待见你的,就没必要厚着脸皮。相亲,也要心心相印。

我想,再多经历几次,没准就成功了。这次失败根本原因是我还不想结婚,嫌麻烦。

送礼还有一点,礼不送贵人。

假如送马云钱,他稀罕吗?钱多的花不完。

那送什么呢?

投其所好。

封建时代的皇帝很懂这一点,爱钱的给钱,好色的给女人,清高的给名声。

本文由张建成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张建成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1182946137

相关文章